2013华北罗非鱼苗业易悲观

何宗财:压缩水面和人工减少不必要开支——鹭业水产海南基地生产主管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现在产花量还不多,一天一百来万尾,从2月7日开始产到3月3日,还不到1000万尾。”鹭业水产海南屯昌基地生产主管何宗财认为跟往年相比,现在还不是产苗高峰期,产苗量不高很正常。“今年立春比往年早了些,出苗高峰期也会比往年早点,大概3月中下旬的样子量才会上来。”何宗财补充表示。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远离预期的“寒冬”。

销售方面,何宗财称订单量还比较理想,不过要等3月4日的冷空气过了后才要。“养殖户没有盖棚,都比较担心现在放苗存活率不高。手头上的订单集中在3月中旬左右。”按当前罗非鱼成鱼价格,何宗财认为今年苗种销量应该会比去年好很多。“去年苗场基本都是熬,比较难做。这两年好多苗场不敢太追求数量,不会跟往年一样随便产。现在大家都会控制一点,按计划来做,产销差不多就行。”何宗财说。

2011年10月底开始倾泻而下的罗非鱼价,让整个罗非鱼行业陷入无奈、纠结与焦虑的复杂情绪中。在低迷的鱼价面前,粤西、海南、北海等地不少养殖户将罗非鱼存塘越冬,博开春鱼价。因难清晰掌握开春鱼价走势,业内多数知名苗场选择搭冬棚尽早产出朝苗,备货以便不时之需。

文/图《水产前沿》撰稿人唐东东

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暖冬使苗企的生产提前,但养殖市场的投苗需求却并没有因此而同步。生产与需求的脱节,让苗企有股拳击棉花后的无力感,此前早早有苗产出可冲销量的欣喜荡然无存。

拜访当天,笔者在鹭业屯昌基地看到空了不少池塘,整个场景显得有些萧条。何宗财也坦言,现在基地要考虑节约开支,因此借鉴了家庭式小苗场的一些操作方式。“跟往年相比,我们今年把(亲鱼的)放养密度稍微加大了点,水面压了一半多(保留100来亩的水面,笔者注)。这样人工也不需要那么多,往年需要50多个人,今年压到20个人。”空出来的鱼塘,何宗财将拿来囤苗,“市场不是哪个能控制得了,谁都说今年行情会好一点,但是好到什么程度,谁都没有底,有地方放苗还是好一些。”

出乎意料,开春后罗非鱼价并没多大起色,并且在连续阴雨低温天气影响下,一方面是需求市场旺季迟迟未到;另一方面,温棚效果不理想,产苗量远低于预期。苗场庆幸当前苗种未出现供过于求导致市场混乱的同时,也在期待养殖市场投苗高峰的到来。

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远离预期的“寒冬”。2013华南罗非鱼苗业观察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暖冬使苗企的生产提前,但养殖市场的投苗需求却并没有因此而同步。生产与需求的脱节,让苗企有股拳击棉花后的无力感,此前早早有苗产出可冲销量的欣喜荡然无存。据悉,3月中旬从海南发往广州的水花价已跌至100元/万尾左右,苗企激烈厮杀的态势可见一斑。“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学军说。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春苗生产提前,产花量各有千秋“春节后到现在,海南天气很稳定,阴雨天气持续不超过两天。接触罗非鱼十年,还没碰到过今年这么好的天气。”3月1日,笔者见到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周旭时,他表示今年春苗生产早于往年,且每天产量稳定有100多万尾。“我这边产花量比较正常,有些同行产花量比较少。”周旭补充说。根据笔者3月初走访的情况,海南罗非鱼苗企对各自的产花量满意度不尽一致。“现在生产量不是太理想,平均一天才100来万尾水花,往年3月份高峰期一天有400来万尾。”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说。何学军也称这段时间产卵量比较少,平均每天30来万尾。“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初,亲鱼一直有产,但是量不大,整体来讲今年亲鱼休养的时间很短,所以产卵量偏少。”何学军分析道。南宁远东农牧渔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煌奇对公司的产花量比较满意,他表示外塘捞花加上车间孵化,一天差不多有200万尾。“可能跟我现在用的亲鱼大多是二三龄鱼有关,这种年份的亲鱼比较能产。”陈煌奇说。海南百容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今年第一次起用南丽湖旁的基地,公司销售经理吕志胜称一天产花量接近300万尾。“我们产卵量高不是偶然,年前做了很多工作,特别是亲鱼体质和池塘水质调控这块。”吕志胜告诉笔者。海南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可能有着最大的产花量,公司董事长袁文儿声言每天产花量稳定在400万尾。按往年的生产规律,一般3月底4月初才会进入春苗生产高峰期,因此当前产花量不甚理想的苗企并不觉得意外,但认为今年出苗高峰期会提前。“今年出苗高峰期肯定会比去年提前,可能在3月中旬会出现。”何学军表示。产销脱节,养殖投苗未旺2013华北罗非鱼苗业易悲观。相比生产量,苗企现在更关心销量能否同步跟上,往年清明前后才会正式进入投苗旺季,但今年暖冬天气导致苗种生产提前,而3月初养殖市场放苗的迹象仍不明显。“现在苗种市场还没起来,主要还是气候不稳定很多人也不想拿苗回去,担心存活率低,广东如茂名一带好多养殖户都没动。”周旭认为苗种生产提前导致苗企心里有些着急,因而感觉今年销售迟迟未动。“我觉得养殖户有这样一种观念,认为冬苗老化了,不如春苗好,开春这段时间很多人就等春苗。但春苗一般农历2月底才出来,所以养殖户也习惯性地把生产安排到那个时候。海南岛内还没动起来,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很多人没有卖鱼,手头上岛内的很多客户订单都是3月20日以后才拿苗。”周旭表示养殖市场真正的放苗时间还没到。何学军也称手头上的订单集中在3月中下旬以后,同时他认为养殖户对高温季节病害的恐惧,也促成了当前放苗积极性不高的局面。“现在放苗,基本要经历7-8月份的高温季节,养殖户对这段时间的病害还是比较担心。另外,罗非鱼成鱼价格往后的走势还不是很明朗,养殖户也在观望。”何学军说。由于暖冬天气,导致以往依靠地理优势或搭冬棚等方式赶早批苗市场的大苗场,今年在生产上优势并不明显,因而也未能过多占据春苗销售优势。“现在大苗场苗量很少,小苗场要是有量的话,今年会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袁文儿称。陈煌奇则有些担忧今年的春苗市场,“产苗比较顺,量会比较大,今年苗种市场不会好到哪里去。”周旭认为在今年成鱼价尚好的带动下,苗应该好卖,但不一定有好价。“今年产苗比较早,现在大家都存了那么多苗在那里,小苗场没多少地方囤苗,压力比较大,价格竞争的可能性很大。”2月28日笔者拜访何学军时,他也认为春苗市场可能不会很理想。3月中旬厮杀,水花价大跌春苗市场会不理想的预感,3月中旬开始成为事实。“现在水花的行情不乐观,有听说海南水花发到广州机场落地价才100元/万尾。”3月18日,南宁罗非鱼良种场南繁基地总经理黄博向笔者反映。何学军证实了这件事情,“前几天还有几十块钱的水花价,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同时他表明海南的苗企可能会面临一个窘迫的销售局面。“往广州发水花价格太低,广西市场现在发水花又错过了最佳时机(从水花标至8朝苗销售,需35-40天时间,届时市场行情不一定乐观),而海南岛内养殖市场又没开始放苗。”何学军直叹市场变化太快,今年苗种难做。周旭则称海南市场已经启动,公司目前一天岛内发苗量有40-50万尾。水花价格直线下滑,最终会连带影响朝苗价格。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以卖朝苗为主,其价格是所有苗企中最高的,因此水花价格变动对其影响较大。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正在调查市场,他表示如果水花价真跌至百来块钱,会考虑根据市场情况再次对吉诺玛的苗开展促销活动。目前黄博在南宁销售的8朝苗价格为0.15-0.16元/尾,广东本地市场9-10朝苗为0.12-0.13元/尾(笔者注:可能是肥水标苗,非饲料投喂,因此价格较低)。黄博称苗价将跟随水花价后期做相应调整,不过当前的朝苗价格行情还能维持一段时间。“3月中旬南宁才大批量有海南的水花过来,这批水花要标到卖朝苗的话,最早需要到清明节后。”黄博说。苗种销售面临的困境,迫切需要养殖市场来解套,刘志利预估3月底4月初会出现集中放苗的现象。但不容乐观的是,届时罗非鱼生产也将正常,供不应求的局面不大可能出现。因此,今年春苗市场或许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

据悉,3月中旬从海南发往广州的水花价已跌至100元/万尾左右,苗企激烈厮杀的态势可见一斑。“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学军说。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

另据悉,鹭业今年新推出了奥尼罗非鱼,但自身不销售,由原海南科达恒生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军代为销售。

冬苗需求减弱,苗价下跌难避免

春苗生产提前,产花量各有千秋

“往年3月份苗场的电话就开始成为热线,苗场老板或销售人员接订苗的电话头都被打痛,那是多么的痛苦并快乐着。今年想要这种痛苦,却迟迟不到。”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的一番调侃道出了当前部分罗非鱼苗场的焦虑。

“春节后到现在,海南天气很稳定,阴雨天气持续不超过两天。接触罗非鱼十年,还没碰到过今年这么好的天气。”3月1日,笔者见到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周旭时,他表示今年春苗生产早于往年,且每天产量稳定有100多万尾。“我这边产花量比较正常,有些同行产花量比较少。”周旭补充说。

3月上旬,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还属于低温阴雨天气,不适合投苗,需求未达到旺季。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广东、广西市场购买水花的多为自身拥有保温设备或温泉的标粗场,鲜有朝苗销量。同时,罗非鱼成鱼收购价未见起色,如海南地区3月5日1-1.6斤规格鱼塘头价仍为4-4.1元/斤,低价致使养殖户出鱼意愿不强。

根据笔者3月初走访的情况,海南罗非鱼苗企对各自的产花量满意度不尽一致。“现在生产量不是太理想,平均一天才100来万尾水花,往年3月份高峰期一天有400来万尾。”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说。何学军也称这段时间产卵量比较少,平均每天30来万尾。“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初,亲鱼一直有产,但是量不大,整体来讲今年亲鱼休养的时间很短,所以产卵量偏少。”何学军分析道。

“最近跟一个养殖户聊天,谈到目前低迷的鱼价,对方说现在都没有放苗的欲望。往年这个时候鱼价应该会涨了,但是现在还是没什么变化。养殖户自己分析觉得今年的鱼价都不会好,放也亏,不放的话还只亏塘租。”刘志利反映。当前养殖市场在低迷鱼价影响下信心缺失的程度可见一斑,从而影响早春市场对冬苗的需求量。

南宁远东农牧渔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煌奇对公司的产花量比较满意,他表示外塘捞花加上车间孵化,一天差不多有200万尾。“可能跟我现在用的亲鱼大多是二三龄鱼有关,这种年份的亲鱼比较能产。”陈煌奇说。海南百容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今年第一次起用南丽湖旁的基地,公司销售经理吕志胜称一天产花量接近300万尾。“我们产卵量高不是偶然,年前做了很多工作,特别是亲鱼体质和池塘水质调控这块。”吕志胜告诉笔者。海南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可能有着最大的产花量,公司董事长袁文儿声言每天产花量稳定在400万尾。

据笔者了解,“宝路”5000万尾冬苗及“吉诺玛”1000万尾冬苗目前都没销动。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文儿分析认为,“养殖户现在放苗心态不急,知道早春冬苗价格比较高,就想等苗多的时候苗场降价处理。”刘志利表示吉诺玛苗价会保持稳定,是否会有优惠促销活动,还不清楚。

按往年的生产规律,一般3月底4月初才会进入春苗生产高峰期,因此当前产花量不甚理想的苗企并不觉得意外,但认为今年出苗高峰期会提前。“今年出苗高峰期肯定会比去年提前,可能在3月中旬会出现。”何学军表示。

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今年的200来万尾冬苗,目前已经被何学军以比去年稍低的价格销出。“今年冬苗需求量不会太大。”何学军认为。南宁远东农牧渔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煌奇也认为,“今年冬苗如果还按去年的价格卖,估计卖不动。整体来讲,冬苗肯定能卖完,但是价格不高。”

产销脱节,养殖投苗未旺

在养殖市场放苗心态不振的背景下,刘志利预估今年罗非鱼苗销售旺季可能在4月中旬便开始滑坡,而往年5月中旬才走淡。“目前粤西、海南等市场成鱼存塘量多,也不排除会出现4月份养殖户不抢苗,5月份也不温不火的苗种需求状况。”刘志利补充表示。

相比生产量,苗企现在更关心销量能否同步跟上,往年清明前后才会正式进入投苗旺季,但今年暖冬天气导致苗种生产提前,而3月初养殖市场放苗的迹象仍不明显。“现在苗种市场还没起来,主要还是气候不稳定很多人也不想拿苗回去,担心存活率低,广东如茂名一带好多养殖户都没动。”周旭认为苗种生产提前导致苗企心里有些着急,因而感觉今年销售迟迟未动。

冬棚产苗效果不佳,气候频变是主因

“我觉得养殖户有这样一种观念,认为冬苗老化了,不如春苗好,开春这段时间很多人就等春苗。但春苗一般农历2月底才出来,所以养殖户也习惯性地把生产安排到那个时候。海南岛内还没动起来,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很多人没有卖鱼,手头上岛内的很多客户订单都是3月20日以后才拿苗。”周旭表示养殖市场真正的放苗时间还没到。

“春节年后到现在没有连续三天的晴天,气温达不到,孵化也就不理想,出苗量没有达到预期的设想。”3月4日笔者见到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周旭时,他表示受连续阴雨天气影响,今年搭棚越冬生产并不成功。

何学军也称手头上的订单集中在3月中下旬以后,同时他认为养殖户对高温季节病害的恐惧,也促成了当前放苗积极性不高的局面。“(3月初)现在放苗,基本要经历7-8月份的高温季节,养殖户对这段时间的病害还是比较担心。另外,罗非鱼成鱼价格往后的走势还不是很明朗,养殖户也在观望。”何学军说。

根据笔者走访的情况,进入3月后受气候反复变化影响,海南罗非鱼苗场日出苗量并不稳定,高时能达到日产上百万尾鱼花,低时仅几十万尾,即便是搭了温棚。鹭业水产海南基地便存在这样的情况。为了早些供应“遗传雄性罗非鱼新品种”苗种,鹭业水产海南基地去年年底搭了200多亩温棚。基地生产主管何宗财告诉笔者,“今年温棚效果一般,产苗量不稳定,主要是没有阳光。虽然气温比去年同期高,但阴雨天温棚内外温差仅一两度,起不了什么作用。”

由于暖冬天气,导致以往依靠地理优势或搭冬棚等方式赶早批苗市场的大苗场,今年在生产上优势并不明显,因而也未能过多占据春苗销售优势。“现在大苗场苗量很少,小苗场要是有量的话,今年会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袁文儿称。

海南科达恒生水产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军对此表示认可,今年公司虽然没有搭温棚,但肖军分析认为,“去年气温虽然也低,但变化比较缓慢。今年的天气经常一下子高温,过一两天又突如其来降低,忽高忽低的气温导致棚内温度变化大,对罗非鱼亲鱼性腺发育产生影响。”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已经面临这样的问题,公司总经理何学军反映,去年年底公司搭了80亩冬棚,从3月4日开始气温稳定后,直到3月6日基地亲鱼性腺发育还没恢复过来,温棚内一天的产苗量仅20-30万尾。“3月8日的时候可能恢复正常,产苗量能达到100来万尾。”何学军预估。

陈煌奇则有些担忧今年的春苗市场,“产苗比较顺,量会比较大,今年苗种市场不会好到哪里去。”周旭认为在今年成鱼价尚好的带动下,苗应该好卖,但不一定有好价。“今年产苗比较早,现在大家都存了那么多苗在那里,小苗场没多少地方囤苗,压力比较大,价格竞争的可能性很大。”2月28日笔者拜访何学军时,他也认为春苗市场可能不会很理想。

虽然温棚效果不如预期,但也并非一无是处。“搭棚也有点好,至少可以保种为早春苗做准备,现在外塘的鱼种还没产卵,只有温棚苗供应。”刘志利表示。何宗财也反映搭棚后苗种供应时间相比往年有所提前,“往年过完年后才将亲鱼配对繁殖,3月初才开始产鱼花,今年3月初已经有苗卖了”。

3月中旬厮杀,水花价大跌

03月6日,海南定安外塘开始产鱼花,随着外塘鱼花进入市场,对育苗成本较高的温棚苗而言,势必是一种冲击。“前段时间水花开价300多元一万尾,现在有些小苗场已经开到180元/万尾的低价。如果能维持十天以上稳定的适宜产苗温度,今年的早苗市场就会乱象丛生。”澄迈宏兴水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符愿红认为。

春苗市场会不理想的预感,3月中旬开始成为事实。“现在水花的行情不乐观,有听说海南水花发到广州机场落地价才100元/万尾。”3月18日,南宁罗非鱼良种场(海南)南繁基地总经理黄博向笔者反映。

推大规格鱼种,业界认知不一

何学军证实了这件事情,“前几天还有几十块钱(每万尾)的水花价,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同时他表明海南的苗企可能会面临一个窘迫的销售局面。“往广州发水花价格太低,广西市场现在发水花又错过了最佳时机(从水花标至8朝苗销售,需35-40天时间,届时市场行情不一定乐观),而海南岛内养殖市场又没开始放苗。”何学军直叹市场变化太快,今年苗种难做。周旭则称海南市场已经启动,公司目前一天岛内发苗量有40-50万尾。

抛开难以把控的鱼价,如何规避高温季节病害养殖风险,成为养殖市场需面对的一道试题。除了各种方式的混养之外,利用大规格鱼种缩减养殖周期,避开高温期养殖的方式再次有企业开始推广。

水花价格直线下滑,最终会连带影响朝苗价格。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以卖朝苗为主,其价格是所有苗企中最高的,因此水花价格变动对其影响较大。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正在调查市场,他表示如果水花价真跌至百来块钱,会考虑根据市场情况再次对吉诺玛的苗开展促销活动。

“下半年公司会重点开发大规格鱼种市场。”袁文儿告诉笔者,“早春投放10朝以上的鱼种,按宝路苗生长速度,再养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出鱼。一方面缩短养殖周期,降低风险;另外可避开高温期养殖。等高温期一过,再放大规格鱼苗,年底又可再出一批。”

目前黄博在南宁销售的8朝苗价格为0.15-0.16元/尾,广东本地市场9-10朝苗为0.12-0.13元/尾(笔者注:可能是肥水标苗,非饲料投喂,因此价格较低)。黄博称苗价将跟随水花价后期做相应调整,不过当前的朝苗价格行情还能维持一段时间。“3月中旬南宁才大批量有海南的水花过来,这批水花要标到卖朝苗的话,最早需要到清明节后。”黄博说。

佛山市南海渔愉鱼水产服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季胜荣也颇为推崇大规格鱼种养殖,他提议,“对于去年病害高发地区,在天气转好后,建议投放大规格的冬苗且放稀密度。争取在病害高发期,鱼达到上市规格,一旦病害出现,就立即卖鱼。”

苗种销售面临的困境,迫切需要养殖市场来解套,刘志利预估3月底4月初会出现集中放苗的现象。但不容乐观的是,届时罗非鱼生产也将正常,供不应求的局面不大可能出现。因此,今年春苗市场或许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

理论上来看,投放大规格鱼种是一种不错的养殖方式,实际操作上,何学军认为由苗场介入风险太大。“大规格鱼种标粗成本高,卖的价格不会太低;如果商品鱼价格好,养殖户为了赶市场对大规格鱼种需求可能会增加,但按现在的鱼价,需求估计不会太多。再者目前很多养殖户自己都有标粗塘,也可以标到10朝以上再放。”何学军表示。

陈煌奇作为首批在大陆从事罗非苗种生产的台商,以前在南宁卖过大规格鱼种,他认为大规格鱼种销售中运输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10朝开始罗非鱼的背鳍就会长刺,不适合用氧气袋运输,需要用塑胶桶,一次运输量不宜过大,如果距离远,运输成本会偏高。特别是高温季节一旦运输途中出现死鱼现象,损失比较大。”因此,陈煌奇也认为由养殖户自己标粗较好。

“苗场要做的话,最好是只供应基地周边1-2小时车程的市场,网箱养殖对大规格鱼种需求可能会大些。”陈煌奇补充提议。

对于开发大规格鱼种市场所需面临的风险,袁文儿表示已有考究,“我们有循环水系统,比较容易做到批量供应,标粗成本可以降下来。另外正因为标大规格苗风险较高,对小苗场的进入也是一种限制。如果有客户需要,宝路可以成为主要的供应商。”袁文儿称。

刘志利:加大云南市场的开发力度

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

“受低迷鱼价的影响,今年很多客户没标冬苗,要不我们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冬苗存量。”今年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留了1000来万尾的冬苗,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表示并非所愿。加上开春标的水花,3月初公司苗种存量大概有2000多万尾。

市场方面,今年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将加大对云南市场的开发力度。据悉,往年5月份之后海南罗非鱼苗种生产步入淡季,此时海南本地养殖市场对罗非鱼苗种的需求仍在走旺。但近年来受高温、病害影响,高温季节养殖户投苗的举动减少,致使海南市场对苗种需求量缩减。同时,海南本地小型苗场数量增加,生产季节宜出现低价竞争。

因此,价位较高的吉诺玛苗在海南优势并不十分明显,需要开拓海南以外的消费市场。“这些年多亏开发了广西等内地市场,还有将原有的经销渠道再次进行开发,吉诺玛苗种销售才能稳步增长。”刘志利表示。

3月2日,刘志利从云南考察回来。据他介绍,目前云南罗非鱼苗种年需求量约为2亿尾,本地鲜有苗种生产企业,多数是从广东拉水花标粗销售的小苗场。考察中发现,云南本地罗非鱼苗种售价偏低,对吉诺玛这样的品牌苗场来讲,进入市场难度较大。

“水花落地价包括运输成本在内,最高才0.035元/尾。而吉诺玛如果发苗过去,一尾的价钱发到养殖户手上都需要加6-7分钱,卖到0.23-0.24元/尾。”刘志利反映,因此以朝苗的方式开发云南市场不够现实。

刘志利表示,目前正在考虑寻找合适的供应方式,降低苗种运输成本。同时,与对吉诺玛罗非鱼苗感兴趣的本地经销商合作。“做示范性养殖,只要最终的整体养殖成本低于那些无名氏苗场提供的苗种,这个市场就好做了。”

袁文儿:看好大规格鱼种市场

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从2011年开始,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尝试在苗种孵化、标粗过程中采用循环水系统。通过室内、室外土塘、半封闭式水泥池三种循环水模式试验结果对比,公司董事长袁文儿称已有初步的结论,“至少表明水净化比没净化确实要好。”

另一方面,从今年宝路高达5000万尾的冬苗存量,也可看出循环水系统的投放使用,对苗种供应量提供强劲的保障。罗非鱼苗种包括冬苗,苗场一年仅有近半的销售时间,因此在短期内供应大量的优质苗种,是苗场获取收益的关键。宝路将循环水系统用于苗种孵化及标粗环节的用意便是如此。

袁文儿表示,宝路将从目前的第一代循环水系统中获取经验,下半年开始改良并使用第二代循环水系统。“预计三年内改良三次,届时相信会给业界一个惊喜,不论是规模还是方法,全都属于全新的东西。”袁文儿告诉笔者。

除此之外,袁文儿设想推行工厂化循环水养殖模式。“水产养殖如果要与时俱进,不能在太偏的地方,要搬到城市附近,这就需要循环水系统成熟,也就是商业模式成熟。这个需要一步一步来,首先是做好苗种的循环水系统,因为做苗的技术比养鱼难。难的都攻破了,简单的就很容易。明年计划做一个试点,完善商业模式后再复制。”

一般来讲,罗非鱼养殖周期为6-8个月,袁文儿认为罗非鱼养成环节分工可以更细致些,“下半年宝路打算开发大规格鱼种市场,满足需缩减养殖周期的客户群的需求”。对于大规格鱼种市场,袁文儿称如果有客户需要,宝路可以成为主要的供应商,“以前为什么没人做,是因为做大规格鱼种需要的地方多,苗场承担的风险也高。我们有循环水系统,比较容易做到批量供应。”

何宗财:供应“遗传雄性罗非鱼新品种”

鹭业水产海南基地生产主管

3月6日前往鹭业水产海南基地时,基地生产主管何宗财正在打包朝苗。“桂林洋的客户要了十几万苗。”何宗财告诉笔者。

据了解,今年鹭业水产所属繁育基地全面供应“遗传雄性罗非鱼新品种”,该品种父母代在鹭业内部叫尼罗C系,一直处于秘密选育状态,最大的特点是长得快。新品种将拥有除上代鹭业超雄鱼的自然雄性率高、抗病、抗寒、头小背高体厚等特点外,生长速度与取肉率会有较大幅度的改良。

因去年底基地搭了200多亩冬棚,何宗财反映苗种供应时间相比往年有所提前,“往年过完年后才将亲鱼配对繁殖,3月初才开始产鱼花,今年3月初已经有苗卖了”。虽然苗种供应时间提前,但受持续阴雨天气影响,广东、广西等内地市场对苗种需求偏弱,销售旺季迟迟没有来临,何宗财表示今年搭棚效果并不理想。“今年的天气跟2008年比较像,那时阴雨天拖了40来天,今年虽然温度稍微高些,但没有阳光,棚内棚外相差一两度,搭棚作用不大。”何宗财认为。

作为杂交品种,鹭业罗非鱼新品种产苗量较吉富、新吉富系列略低,加之天气不稳定,影响苗种产量,目前基地鱼花产量还不足1000万尾。“这两天气温稳定一点,鱼花产量一天可以出100来万尾。”何宗财表示。据悉,鹭业新品种鱼花售价为600元/万尾,远高于行业平均价格水平。

由于当前海南罗非鱼到加工厂价仅4.2元/斤,何宗财称很多养殖户觉得鱼价不好,不想卖鱼。因此他认为,“今年海南早春投苗量不会太多,早期苗种不一定好卖。”

何学军:投苗期可能延长至5月

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这几天气温稳定了,但亲鱼性腺发育还没恢复过来,一天的产苗量才20-30万尾。”3月6日,笔者见到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学军时,他无奈地表示。截至3月初,新吉鱼花产量约1000万尾。“今年本来不想卖鱼花的,但是答应了客户,现在鱼花跟鱼苗都订出了一些。”何学军介绍说。

去年年底,新吉在海南定安的基地搭了80亩的冬棚,加上广东的部分苗量,今年新吉的冬苗存量为200来万尾,目前已被客户订购。“前段时间去了趟广西,那边的客户把冬苗全拿了,有些客户还拿不到。”何学军表示,“今年冬苗需求量没那么大,所以卖出的价格比去年要低一些。”

对于今年的早春苗种市场,何学军认为令人担忧,“海南养殖量估计会减少,听很多养殖户说如果鱼价再不提起来,宁可空着鱼塘都不愿意养。虽然目前鱼价低,但又听说加工厂筹划再降价,要是这样下去对养殖户是一种打击。广东市场的部分罗非鱼养殖可能会转向海水鱼、对虾或草鱼等品种。整体来讲,市场对苗种的需求是下降的。”

受低迷鱼价影响,商品鱼出塘速度放缓,何学军预估今年早春投苗期会延长。“现在还有很多鱼塘没进行清塘处理,从而影响苗种的投放。往年一般持续到4月中旬,今年可能到5月份都有人投苗。”何学军认为。

目前,新吉在云南的基地已经可以进行亲鱼培育和苗种生产。除此之外,何学军还计划上半年涉足生鱼跟虎纹蛙苗种生产。

陈煌奇:今年产苗期推迟半个月

南宁远东农牧渔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我这边比较靠南方,气候相对好点,晴朗天气保持差不多有一个星期了,最近每天鱼花产量也有两百来万尾的样子。”3月5日,在海南屯昌基地见到南宁远东农牧渔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煌奇时,他向笔者反映道。截至3月初,南宁远东鱼花产量约1000来万尾,小部分用来标苗,多数鱼花已经售出。

去年底南宁远东没有搭温棚,陈煌奇表示,“根据以往经验,屯昌温度比较低的时候主要是1月份,到了2月4日立春后天气就不会冷到哪里去。就一个月的时间既要搭棚又要拆,太麻烦了,一亩搭棚成本又要4000多块。”由于没有搭棚保种,过完春节后陈煌奇才开始安排亲鱼配对繁殖,产苗期较往年推迟,“往年2月4日就产苗了,今年到2月20日左右才有苗”。

苗种市场方面,陈煌奇认为今年可能会供过于求。“据我了解的情况,湛江雷州等沿海的区域可能会转养虾或者海水鱼,茂名、廉江等地混养模式比较普遍,可能会增加草鱼的放养量,所以市场对罗非鱼苗种的需求量会减少。但今年过冬苗场的亲鱼好像都没什么损失,产苗量可能会比去年多。”

即使对市场不甚乐观,陈煌奇透露今年还是储备了一批后备亲鱼,目前有0.5-0.6斤/尾。“如果苗种需求上来了,有后备亲鱼的补充,不至于影响公司整体苗种产量。”陈煌奇表示。

从去年开始,陈煌奇便希望寻找其它的品种进行转型。现在屯昌基地还有一些空余的池塘,陈煌奇表示今年可能会用来养观赏鱼。

周旭:今年做苗稳字当头

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

“现在产出的鱼花有多少就卖多少,自己没有留多少下来标苗。”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周旭反映。据了解,目前公司鱼花主要发往南宁及广东等地,这些客户都搭有温棚或拥有温泉保暖。从正月20号左右开始,截至3月初昌盛已发出近2000万尾鱼花。

同前年一样,昌盛去年底也搭建了温棚,冬苗存量约1000万尾。“卖了一部分,余下的冬苗也全部订出去了,还不够卖。”周旭表示。苗种能快速售出,周旭认为一方面得益于昌盛从苗种到饲料销售到成鱼收购的产业链式的经营方式,“我们的鱼料客户99%都是用我们的苗,供应这些客户都不够。”另一方面,商品鱼价格低,养殖户为减少成本,对价格较低的中高档苗种需求增加。

经营方面,周旭称今年做苗将以稳字当头,以做百年老店的理念经营公司。“首先是质量要稳定,其次价格也要稳定下来,不轻易波动。稳定价格可以让客户觉得公司做生意比较稳,不会有大起大落的感觉。如果价格突然大幅波动,客户就会想是不是苗质量搞差了还是其它原因。同时,价格稳定了客户销售计划也比较好做。”周旭告诉笔者。

虽然当前养殖市场对罗非鱼信心不足,但周旭还是很乐观地看待公司将面临的压力。“按我个人看法,海南罗非鱼养殖短期内难有替代品种,整体缩减的量不会太大。即使现在是行业的低谷期,我觉得对做质量的苗场也是件好事。行业低潮时,才能看出谁的苗质量是稳定的,因为有些人一看行业不景气了,就不投入或减少投入,导致苗种质量变化。”

肖军:建议理性养罗非,欲推生鱼

海南科达恒生水产有限公司总经理

“今年的冬天很奇怪,气温忽高忽低,变化速度快,不适合罗非鱼产卵。”海南科达恒生水产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军告诉笔者,“频繁波动的气温对罗非鱼性腺发育带来影响,产不出来,卵就只能化掉。按我了解的情况来看,估计从早春到现在最起码不见了两批卵。”

产卵量的减少,直接影响到鱼花产量。按肖军的说法,往年正常情况下3月初每天的出花量可达1000来万,而目前还不到以前自然产苗的1/5,“现在一天多的时候有一百多万,少的时候几十万,不稳定。”

同去年一样,今年科达恒生既卖鱼花,也卖朝苗。“以前做苗是关注拿朝苗的优质客户,但我们发现市场上5-6成的客户是通过拿鱼花标粗后再行投放,所以我觉得应该满足市场不同客户的需求。不具备标苗条件的客户,我们就提供苗;具备标苗条件的,就教客户标粗和转性技术。”截至3月初,科达恒生鱼花产量在1000万尾左右,主要销往云南市场。“早春苗还是供不应求,没有留鱼花下来标苗。”肖军表示。

“今年毫无疑问是罗非鱼不景气的一年,很多养殖户积极性不高,特别是珠三角地区。”肖军反映,同时他表示,“目前没有第二条鱼可以顶替罗非鱼,去年也考虑过推巴沙鱼,但巴沙鱼是高脂肪鱼,不同于罗非鱼是高蛋白鱼,并且养殖方式不一样。另外巴沙鱼是无鳞鱼,与美国本土的叉尾市场相近,遭遇反倾销的可能性不可避免。整体来讲,我认为今年养殖户放养罗非鱼要理性,或许可以尝试改为生鱼养殖。”

经营方面,肖军认为目前是行业低谷期,苗场要摆正位置,对利益的期望值需降低,最好是能往低利润水平经营上靠拢。“不要被当前有人拉鱼花,感觉苗种好销的假象迷惑,市场形势还是比较严峻。”肖军称。

符愿红:缩减苗场规模

澄迈宏兴水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

“去年年底没有搭冬棚,现在出花量不多,一天就几十万。”澄迈宏兴水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符愿红告诉笔者,“2月份就开始产苗了,具体是什么时候记不清楚,当时产了几天,也捞了一些水花。结果天气好了两三天,又是持续十几天的阴雨天气,一直到前几天出太阳才又产了点鱼花。”截至3月初,宏兴鱼花产量为300-400万尾。“留了100多万尾标粗,其它的零零散散卖了。”符愿红表示。

对于今年的苗种销售市场,符愿红并不乐观。“现在说白了,养殖户都在压塘,成鱼还没有卖多少。按现在4-4.1元/斤的价格,卖得越多亏得越多。市场对苗种需求少了,苗场之间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前段时间水花开价300多元一万尾,现在有些小苗场已经开到180元/万尾的低价。如果能维持十天以上稳定的适宜产苗温度,今年的早苗市场就会乱象丛生。”符愿红认为。

符愿红是海南做罗非鱼苗的首批人。在罗非鱼行业多年跌宕起伏地走势面前,符愿红对产业前景有些心灰意冷,目前宏兴只保留了金江镇靠路边的一个基地。“现在罗非鱼饲料涨价太厉害,工人工资又要求高,鱼价却卖不起来。如果罗非鱼销售渠道不能通畅,我觉得罗非鱼产业差不多走到尽头了。”符愿红称。

谈到以后的发展,符愿红显得有些犹豫,“一直在考虑转行,但是又觉得成本太高,比如做石斑鱼苗,没有一两百万做不下来。考察石斑鱼市场后发觉,石斑鱼价钱也不算高,淡水鱼中的笋壳鱼也能卖到70-80元/斤,如果做笋壳鱼,海南的养殖、消费市场又没培养起来。”但总归,符愿红还是寻思能有一个稳步地转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