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华南罗非鱼苗业观察:又一“寒冬”来临_鱼类专题(罗非鱼专题)

“现在生产不是问题,销售才是。”南宁罗非鱼良种场(海南)南繁基地总经理黄博告诉笔者。据介绍,位于海南乐东九所镇的南繁基地现在每天产花量超过200万尾,但由于靠近三亚天气热得快,基地可能在4月份后便停止产苗。

图片 1

图片 2

南繁基地生产的水花,大部分已发回南宁标粗。截至3月中旬,共发了3000万尾左右的水花。“我们在南宁标8朝苗卖,水花的优势不大,南宁这边比较喜欢大规格苗。”黄博说。目前,公司8朝苗已售出700万尾左右,售价0.15-0.16元/尾,相比广东市场9-10朝苗卖0.12-0.13元/尾,有个不错的行情,但黄博表示后期公司的朝苗价格将不得不再调低。

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远离预期的“寒冬”。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现在水花的行情不乐观,有听说海南水花发到广州机场落地价才100元/万尾,也有原本水花定价300元/万尾的苗企实质发给客户的价格低到150元/万尾。水花价格低了,朝苗价格也肯定得下调。”不过,黄博也认为现在公司的朝苗价格行情还能维持一段时间,因为3月中旬南宁才大批量有海南的水花过来。“这批水花要标到卖朝苗的话,最早需要到4月初清明节后。”

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暖冬使苗企的生产提前,但养殖市场的投苗需求却并没有因此而同步。生产与需求的脱节,让苗企有股拳击棉花后的无力感,此前早早有苗产出可冲销量的欣喜荡然无存。

文/图《水产前沿》撰稿人唐东东

整体来讲,黄博还是觉得今年开春的罗非鱼苗市场不太好做。“今年大家手头上都压了相当多的苗,如果按原计划的水花价来卖,没有什么竞争力,现在的行情跟预期的走势还是有些偏差。”

2013华南罗非鱼苗业观察:又一“寒冬”来临_鱼类专题(罗非鱼专题)。据悉,3月中旬从海南发往广州的水花价已跌至100元/万尾左右,苗企激烈厮杀的态势可见一斑。“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学军说。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

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远离预期的“寒冬”。2013华南罗非鱼苗业观察罗非鱼苗企正在打一场毫无节奏的硬仗。暖冬使苗企的生产提前,但养殖市场的投苗需求却并没有因此而同步。生产与需求的脱节,让苗企有股拳击棉花后的无力感,此前早早有苗产出可冲销量的欣喜荡然无存。据悉,3月中旬从海南发往广州的水花价已跌至100元/万尾左右,苗企激烈厮杀的态势可见一斑。“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海南新吉水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学军说。或许,今年春苗市场对于苗企而言,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春苗生产提前,产花量各有千秋“春节后到现在,海南天气很稳定,阴雨天气持续不超过两天。接触罗非鱼十年,还没碰到过今年这么好的天气。”3月1日,笔者见到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周旭时,他表示今年春苗生产早于往年,且每天产量稳定有100多万尾。“我这边产花量比较正常,有些同行产花量比较少。”周旭补充说。根据笔者3月初走访的情况,海南罗非鱼苗企对各自的产花量满意度不尽一致。“现在生产量不是太理想,平均一天才100来万尾水花,往年3月份高峰期一天有400来万尾。”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说。何学军也称这段时间产卵量比较少,平均每天30来万尾。“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初,亲鱼一直有产,但是量不大,整体来讲今年亲鱼休养的时间很短,所以产卵量偏少。”何学军分析道。南宁远东农牧渔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煌奇对公司的产花量比较满意,他表示外塘捞花加上车间孵化,一天差不多有200万尾。“可能跟我现在用的亲鱼大多是二三龄鱼有关,这种年份的亲鱼比较能产。”陈煌奇说。海南百容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今年第一次起用南丽湖旁的基地,公司销售经理吕志胜称一天产花量接近300万尾。“我们产卵量高不是偶然,年前做了很多工作,特别是亲鱼体质和池塘水质调控这块。”吕志胜告诉笔者。海南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可能有着最大的产花量,公司董事长袁文儿声言每天产花量稳定在400万尾。按往年的生产规律,一般3月底4月初才会进入春苗生产高峰期,因此当前产花量不甚理想的苗企并不觉得意外,但认为今年出苗高峰期会提前。“今年出苗高峰期肯定会比去年提前,可能在3月中旬会出现。”何学军表示。产销脱节,养殖投苗未旺相比生产量,苗企现在更关心销量能否同步跟上,往年清明前后才会正式进入投苗旺季,但今年暖冬天气导致苗种生产提前,而3月初养殖市场放苗的迹象仍不明显。“现在苗种市场还没起来,主要还是气候不稳定很多人也不想拿苗回去,担心存活率低,广东如茂名一带好多养殖户都没动。”周旭认为苗种生产提前导致苗企心里有些着急,因而感觉今年销售迟迟未动。“我觉得养殖户有这样一种观念,认为冬苗老化了,不如春苗好,开春这段时间很多人就等春苗。但春苗一般农历2月底才出来,所以养殖户也习惯性地把生产安排到那个时候。海南岛内还没动起来,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很多人没有卖鱼,手头上岛内的很多客户订单都是3月20日以后才拿苗。”周旭表示养殖市场真正的放苗时间还没到。何学军也称手头上的订单集中在3月中下旬以后,同时他认为养殖户对高温季节病害的恐惧,也促成了当前放苗积极性不高的局面。“现在放苗,基本要经历7-8月份的高温季节,养殖户对这段时间的病害还是比较担心。另外,罗非鱼成鱼价格往后的走势还不是很明朗,养殖户也在观望。”何学军说。由于暖冬天气,导致以往依靠地理优势或搭冬棚等方式赶早批苗市场的大苗场,今年在生产上优势并不明显,因而也未能过多占据春苗销售优势。“现在大苗场苗量很少,小苗场要是有量的话,今年会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袁文儿称。陈煌奇则有些担忧今年的春苗市场,“产苗比较顺,量会比较大,今年苗种市场不会好到哪里去。”周旭认为在今年成鱼价尚好的带动下,苗应该好卖,但不一定有好价。“今年产苗比较早,现在大家都存了那么多苗在那里,小苗场没多少地方囤苗,压力比较大,价格竞争的可能性很大。”2月28日笔者拜访何学军时,他也认为春苗市场可能不会很理想。3月中旬厮杀,水花价大跌春苗市场会不理想的预感,3月中旬开始成为事实。“现在水花的行情不乐观,有听说海南水花发到广州机场落地价才100元/万尾。”3月18日,南宁罗非鱼良种场南繁基地总经理黄博向笔者反映。何学军证实了这件事情,“前几天还有几十块钱的水花价,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同时他表明海南的苗企可能会面临一个窘迫的销售局面。“往广州发水花价格太低,广西市场现在发水花又错过了最佳时机(从水花标至8朝苗销售,需35-40天时间,届时市场行情不一定乐观),而海南岛内养殖市场又没开始放苗。”何学军直叹市场变化太快,今年苗种难做。周旭则称海南市场已经启动,公司目前一天岛内发苗量有40-50万尾。水花价格直线下滑,最终会连带影响朝苗价格。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以卖朝苗为主,其价格是所有苗企中最高的,因此水花价格变动对其影响较大。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正在调查市场,他表示如果水花价真跌至百来块钱,会考虑根据市场情况再次对吉诺玛的苗开展促销活动。目前黄博在南宁销售的8朝苗价格为0.15-0.16元/尾,广东本地市场9-10朝苗为0.12-0.13元/尾(笔者注:可能是肥水标苗,非饲料投喂,因此价格较低)。黄博称苗价将跟随水花价后期做相应调整,不过当前的朝苗价格行情还能维持一段时间。“3月中旬南宁才大批量有海南的水花过来,这批水花要标到卖朝苗的话,最早需要到清明节后。”黄博说。苗种销售面临的困境,迫切需要养殖市场来解套,刘志利预估3月底4月初会出现集中放苗的现象。但不容乐观的是,届时罗非鱼生产也将正常,供不应求的局面不大可能出现。因此,今年春苗市场或许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

春苗生产提前,产花量各有千秋

“春节后到现在,海南天气很稳定,阴雨天气持续不超过两天。接触罗非鱼十年,还没碰到过今年这么好的天气。”3月1日,笔者见到海南昌盛鱼鳖种苗场总经理周旭时,他表示今年春苗生产早于往年,且每天产量稳定有100多万尾。“我这边产花量比较正常,有些同行产花量比较少。”周旭补充说。

根据笔者3月初走访的情况,海南罗非鱼苗企对各自的产花量满意度不尽一致。“现在生产量不是太理想,平均一天才100来万尾水花,往年3月份高峰期一天有400来万尾。”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说。何学军也称这段时间产卵量比较少,平均每天30来万尾。“去年12月份到今年1月初,亲鱼一直有产,但是量不大,整体来讲今年亲鱼休养的时间很短,所以产卵量偏少。”何学军分析道。

南宁远东农牧渔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煌奇对公司的产花量比较满意,他表示外塘捞花加上车间孵化,一天差不多有200万尾。“可能跟我现在用的亲鱼大多是二三龄鱼有关,这种年份的亲鱼比较能产。”陈煌奇说。海南百容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今年第一次起用南丽湖旁的基地,公司销售经理吕志胜称一天产花量接近300万尾。“我们产卵量高不是偶然,年前做了很多工作,特别是亲鱼体质和池塘水质调控这块。”吕志胜告诉笔者。海南宝路水产科技有限公司可能有着最大的产花量,公司董事长袁文儿声言每天产花量稳定在400万尾。

按往年的生产规律,一般3月底4月初才会进入春苗生产高峰期,因此当前产花量不甚理想的苗企并不觉得意外,但认为今年出苗高峰期会提前。“今年出苗高峰期肯定会比去年提前,可能在3月中旬会出现。”何学军表示。

产销脱节,养殖投苗未旺

相比生产量,苗企现在更关心销量能否同步跟上,往年清明前后才会正式进入投苗旺季,但今年暖冬天气导致苗种生产提前,而3月初养殖市场放苗的迹象仍不明显。“现在苗种市场还没起来,主要还是气候不稳定很多人也不想拿苗回去,担心存活率低,广东如茂名一带好多养殖户都没动。”周旭认为苗种生产提前导致苗企心里有些着急,因而感觉今年销售迟迟未动。

“我觉得养殖户有这样一种观念,认为冬苗老化了,不如春苗好,开春这段时间很多人就等春苗。但春苗一般农历2月底才出来,所以养殖户也习惯性地把生产安排到那个时候。海南岛内还没动起来,我们了解的情况是很多人没有卖鱼,手头上岛内的很多客户订单都是3月20日以后才拿苗。”周旭表示养殖市场真正的放苗时间还没到。

何学军也称手头上的订单集中在3月中下旬以后,同时他认为养殖户对高温季节病害的恐惧,也促成了当前放苗积极性不高的局面。“(3月初)现在放苗,基本要经历7-8月份的高温季节,养殖户对这段时间的病害还是比较担心。另外,罗非鱼成鱼价格往后的走势还不是很明朗,养殖户也在观望。”何学军说。

由于暖冬天气,导致以往依靠地理优势或搭冬棚等方式赶早批苗市场的大苗场,今年在生产上优势并不明显,因而也未能过多占据春苗销售优势。“现在大苗场苗量很少,小苗场要是有量的话,今年会是一个很好的赚钱机会。”袁文儿称。

陈煌奇则有些担忧今年的春苗市场,“产苗比较顺,量会比较大,今年苗种市场不会好到哪里去。”周旭认为在今年成鱼价尚好的带动下,苗应该好卖,但不一定有好价。“今年产苗比较早,现在大家都存了那么多苗在那里,小苗场没多少地方囤苗,压力比较大,价格竞争的可能性很大。”2月28日笔者拜访何学军时,他也认为春苗市场可能不会很理想。

3月中旬厮杀,水花价大跌

春苗市场会不理想的预感,3月中旬开始成为事实。“现在水花的行情不乐观,有听说海南水花发到广州机场落地价才100元/万尾。”3月18日,南宁罗非鱼良种场(海南)南繁基地总经理黄博向笔者反映。

何学军证实了这件事情,“前几天还有几十块钱(每万尾)的水花价,我现在不怎么往广州发水花了,这个价格做不了。”同时他表明海南的苗企可能会面临一个窘迫的销售局面。“往广州发水花价格太低,广西市场现在发水花又错过了最佳时机(从水花标至8朝苗销售,需35-40天时间,届时市场行情不一定乐观),而海南岛内养殖市场又没开始放苗。”何学军直叹市场变化太快,今年苗种难做。周旭则称海南市场已经启动,公司目前一天岛内发苗量有40-50万尾。

水花价格直线下滑,最终会连带影响朝苗价格。海南吉富水产品有限公司以卖朝苗为主,其价格是所有苗企中最高的,因此水花价格变动对其影响较大。公司销售经理刘志利正在调查市场,他表示如果水花价真跌至百来块钱,会考虑根据市场情况再次对吉诺玛的苗开展促销活动。

目前黄博在南宁销售的8朝苗价格为0.15-0.16元/尾,广东本地市场9-10朝苗为0.12-0.13元/尾(笔者注:可能是肥水标苗,非饲料投喂,因此价格较低)。黄博称苗价将跟随水花价后期做相应调整,不过当前的朝苗价格行情还能维持一段时间。“3月中旬南宁才大批量有海南的水花过来,这批水花要标到卖朝苗的话,最早需要到清明节后。”黄博说。

苗种销售面临的困境,迫切需要养殖市场来解套,刘志利预估3月底4月初会出现集中放苗的现象。但不容乐观的是,届时罗非鱼生产也将正常,供不应求的局面不大可能出现。因此,今年春苗市场或许又是一个有别于预期的“寒冬”。

相关文章